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天全论坛(www.tqol.net)建于2010,让每一个热爱天全的人,通过网络看天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1281|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龙门阵] 芦山县长王作宾、赵万灵 呈报红军长征在天全事电文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4-4 09:20:2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看了这么久,登陆上来一起参与互动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芦山县长王作宾、赵万灵 呈报红军长征在芦山事电文 芦山县长呈报芦山天全县城经过电 (1935年6月10日)

特急。

省主席刘湘、民政厅长甘继镛,保安处长费东明钧鉴:
            甘绩镛、刘航琛、杨全宇、郭昌明分任民政、财政、教育、建设厅长,费东明任保安处长


民密。
     窃职县自红军窜越& (隽)时,即无防军,全由民团队维持地方治安。泸 定失陷后,天、芦、宝立受波及,曾迭电剿红军各部星夜增援。不但无一兵一卒前 来,且并无只字片言应声,言之殊堪浩叹。近两日天全吃紧,职乃将团队五百名布 防于芦山县属各要隘,以待援兵。殊天全即于鱼日(1935年6月6日)®晚被陷,当时据探报称,红军以大部由 天全左翼老场抄袭芦山。该场距芦仅三十里,职除令团队严密防范外,立电杨森军长派兵增援。


     杨森于是夜令王泽浚旅由飞仙关驰援芦,次晨(7日)九时到达。天明王团长、何营长向城西周村岗以两连兵力散布防守。时红军大部与职属思延村团队接触,A激战二小 时,我团队奋勇应战,打死红军十余人。惟因团队弹尽援绝,被伤亡达百名以上,红军遂占旁白,猛扑思延村。该地驻军何营长仅一排兵力防守,众寡悬殊,我团兵伤亡过剧,若不得进若透延,团(酬)将被尽量攻击,乃退守城内。该红军即将城三面包围,驻军乃弃芦山城渡河,沿沫东岸布防,督率城内难民数千人同时出走。此即芦山被陷之经过情形也。
关于难民救济办法,业经职呈准刘总指挥电令名山县府以及别动队及职府财政 科长彭(徐)登仕,已在名组织难民收容所。职暂住芦山岗收容团队,会军谋复 芦山。
特此电呈。余容续报。
芦山县县长王作宾叩。
(按四川省档案馆复印件刊印)

部署江防时,神速的红军巳于一九三五年五月八日在上游刘文辉部守备的正面渡过金沙江,下游防线全归无用。  2、杨森部并指挥王泽浚旅再度沿大渡河下游阻击红一方面军。红一方面军渡过金沙江后,蒋介石严令川军凭大渡河夭险堵击,配合薛岳和滇军追击部队,妄图在大渡河右岸地区歼灭红一方面军。首当其冲的国民党川军二十四军军长刘文辉,通电各方,叫嚷兵力单弱,要求速调大军协防。参谋团商得刘湘同意,以二十一军第二师第六旅,即担任成都城防司令王泽浚所部,星夜驰赴大渡河边的富林布防。这个旅辖三个团,人数约六千,配备的迫击炮.轻重机枪、冲锋枪、掷弹筒都比较新式。该旅五月中旬赶到富林,其河防配备,是以第十六团直接担任河岸守备,构筑阵地,并派一个连到右岸占领前进阵地,以主力十七、十八团为机动阻击部队。  参谋团和刘湘在派遣王泽浚旅的同时,并电调杨森全部(六个混
成旅、一个团务精练司令部,一个手枪团、一个宪兵团,约二万四千人),兼程赶至金口河以下至乐山,沿大渡河左岸设防;并由杨森统一指挥王泽浚旅。划定大树堡上游的河防由刘文辉部负责,下游河防由杨森负责。  杨森奉电,立即电令第三混成旅迅速由雷波经沐川、健为至大渡河左岸之金口河布防,右与上游临时拔归指挥的二十一军王泽浚旅联接。电令团务精练司令由屏山经犍为至峨边所属之沙坪场布防,右与第三混成旅连接。当各部行进至中途的犍为时,杨森亦由宜宾乘轮船抵犍为,他急令各部各派步兵一营,限一日一夜赶到指定地点。爱钱如命的杨森,为达此目的,也奖给每个旅大洋三百元。


* (龙坪山十日观战战记(原载1935年111月成都《新新新闻》)
—»—


前言

芦山城本来是本月(935年11月)十二日,已经放弃了。这篇文章的叙述, 是写芦山作战的情形。因为是堵截红军军事中最有价值的一页,所以特别把它记出来,以资后方的人士。虽是昨日黄花,确有补叙之必要也。记者附志。

     处在成都后方的任何人,我敢说对堵截红军的问题,有两种观念上的错误:一种是说赤 红军已经被我们川军把他打平了,以后赤红军被我围困在川康边区里面,绝没有办法的,大家很可以高枕无忧了-一种是认为赤红军已经成了残破的流寇,我们的碉堡政策已经彻底完成,即使赤红军再度的杀出来,绝对是可以把他致于死命的。由这两种观念发生出来的态度,可以说是很乐观的,很小视赤红军的。殊知到达前线后,就与后方的观念大不相同了。记者是一九三五年十月二十九日由成都出发到前线,先到邛崃,次到名山,又由名山经过雅安直到距雅三四十里之飞仙关。沿途见着部队,有向前方运动的,有向后方运动的所得的消息,不过从部队中的武装同志告诉我,结果只是得了一个“其说不一”。我为了要明了赤红军的真面目和前方的实际情况打算,我只好埋前 走。
①即6日


难民与退兵


     记得是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吧,我就由飞仙关再向前进,直(往)芦山城。未到芦山城以前,在途中就发现了无数的难民,拖儿抱女,牵牛带羊,背包挂伞的不断向后面逃去。我从难民的口中得来的消息,是说宝兴失守之后,接着又是灵关不保,太和(平)场方面,已经发现红军大进攻云云。我以为难民是无军事常识的人,不宜相信,仍然是继续向前方走去。


        距芦山城还有二十里的鸡婆店地方,就看见许多带蛋壳灰军帽的军队,纷纷的下来。就在最狭窄的滥路中,已经是放了双行的向后走了。我着那种情势,一定是很紧急。同时我又想到,如果就是这样的大队人马双行的向后走,实在就不成话了。可惜我是一个文的,一个弱者,我当然不敢去问他们是为了什么要向后走。如果我老是不客气一点,岂不是给我一个很难为情吗?算了吧,我还是只有各自向前走去,总要得一个真确情形,方觉此行不虚。
      但是可怜的我,在窄路中与许许多多的川军老爷相逢,只有在一旁让路了。我心的(里)在这样消(想)着,假如他们这一些武装同志们都回首去向红军人方面前进。红军人怎样(能)够长驱而来呢?就以他们的勇往向后方背进的精神,回头去向着红军人,那红军人也当被他们吓退,何况还有最好的武器在手里,一人打他一枪,都要打死许多的红军人。你说他们是因为打红军打了败仗下来的么,他们退走雅安的武装同志们,并没有带伤的官兵。
      我一路走,一路只是怀疑着,不知不觉的又进了芦山一程了。退下来的官兵越多越挤,实在是忍不住要向他们问一问前方的情形。一连问了几个类似下级带兵官的人,比较镇静一点的向我说:“我们是开到雅州去整顿的,将来整顿完好后,我们 仍然要开前方去的。”我问:“前方的情形怎样?”他说:“前方没有事。”好一个前 方没有什么事!使我心里非常高兴。又有人答应我说,“红军人离芦山城只有四十里 路了,我们打了十几天,现在教导师军来换我们回雅州休息了。”我说,“红军人好凶么?” 他勿忙的答应我:“不凶,你们又去吧。”
老兵的怨言


最妙的,有许多不识不知的老兵,一路这样的说,“妈的,我当兵当了十几年, 没有见过几个月不拿一个钱,打什么仗?打***滥仗!我的命要紧,还是回家去吧!”这一类的话仿佛随时都(响)在我的耳鼓里来,我实在很引为诧异。


我寻常听到说杨森的部队是顶打得的军队,去年曾由委员长颁奖好几次,发给奖金都是好几万,为什么里面还有这一类的现象呢?闲话少说,时间是午后五时了,我公然到不了芦山城的对岸。我虽是已经过了几处铁索桥,但都是很短的。


      芦山城边的铁索桥,芦山南门铁索桥 康熙36(1697年)年修。长120米,宽1.33米。10根铁链。罗之熊主持)就有点危险了,河下的水流得非常之急,河面也非常之宽,桥上只能容两人通过。退下来的杨森的队伍,已经是拥挤不堪了,还有开上去的队伍,又要马上到达,所以弄得来在桥上挤得不堪言状。我在未上索桥以前就听说铁索桥已经为了打仗被锯断了四根,现存的只有六根了。天呀,好不危险哟!如果是不得过河,那只有使我进退无路了啊!我为了急于到达芦山城,也只好不顾危险了。走吧,我喊着同行的几个人,由人丛中爬上索桥,挤上前去。我背有一个包揪,拿了一件大衣,一直挤在桥的中间。在人丛中有拨很“勇敢”的背进士兵,把我的右手挤向后面去了。我用尽气力把手拖转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包揪不见了,大衣也挤下水去了。唉,真正岂有此理!简直与抢人一般。我只是骂了几句了事,结果只有一个人挤进城。


姜城内的情形


我满以为进姜城以后,就可以安然的休息一下,同时还可以解民生问题。殊知进姜城以后,老百姓已经差不多跑完了,只有很少的老弱还在街头市角的看看动静。任何食料(都)是没有了。我从黑巷里走到所谓大街上,忽然发现有卖沙胡豆的。大概有几十颗吧,卖价是两百铜元一堆。管***,也买两堆来吃吧。谁知我的手伸进我的身上在许多包包(里)搜索,却发现了我的身上连铜元都没有一个。幸喜天不绝人路,还有一元的申钞一张,我把(钱)给他补我,他把舌向外面一伸,连说,“天 啊,我们卖堆堆胡豆的,那有这样多的铜元来找补先生呢!”算了吧,胡豆都只有 没法吃了-


   天气早就黑了,虽然是饥肠辘辘,食的问题,没有解决,(而)住的问 题,又要马上解决了。好在老百姓跑的很多,空房子倒还不愁。果然就找到一户人 家里去,虽是没有床,没有帐被,没有灯烛,没有毡毯,还幸有了许多稻草,垫的 盖的,都算解决了。妈的,我听见老兵说(过“白天精绷绷,夜来草堆拱”,不 料我今天也来过这个日子咧。


记者的问题


大概在成都后方享福过甚了,应该得这种报应吧!肚子里很空虚,毕竟睡之不着,还是起来出去找熟人再说。运气还好,出去就遇着了一位老同事,他在梁国华旅当参谋长了。我遇着了他就解决了几个问题:第一个,是吃饭的问题-第二个,是前线的 真实情况-第三个,是芦山最近兵力的配备情况-第四个,是我方与赤红军作战的计 划。


   第一个问题,由参谋长下一个命令,喊了他的勤务兵弄了一点饭,我就将饱餐(一)顿了。据参谋长秘密的告诉我说,友军杨森今天口口收(放)弃了灵关,红军人跟踪追来,现已到达大岩峡口,距芦山只有二十里路的光景。友军杨森现已完全撤退,现由二十一军的部队接防。前线已经在峡口附近与红军接触了。第三个问题,他说芦山城(的)兵力,现在非常雄厚。二十一军教导师全部本日开到,外有一个独立旅也同时到达。教导师师长杨启文本人,亦系今日午后进的芦阳城。现在左翼灵鹫山苗溪山方面,是独立第一旅张竭诚布防-右翼七里山方面,是教导师第一旅章安平布防-正面任嘉坝方向是教导师粱国华旅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